关注官方微信
爱尔公益日记  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> 爱尔资讯 >> 爱尔公益日记

相信“正能量”

来源:本站 最后更新:2016-06-12 15:46:21 编辑:编辑部门 浏览:813次

(2016年4月3日)

  偶然在微信上看到一篇文章,一看标题就皱起了眉头,那标题是《我一看到“正能量”几个字就恶心!》。 我这人是极反感“负能量”的,所以看也没看直接就删了。

  到了我这个年纪,什么没经历过?什么没见识过?在洪水大潮般的信息流中,我有权选择向“负能量”关闭大脑。当然我所指的“正或负”的能量,并非意识形态上的,更不是物理学上的,我指的是一般老百姓认知的常识,指的是人心向善抑或向恶。例如“负”,指的是语言暴力,过激文章,反智言行,以及社会上那些污七八糟,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耸人新闻……我这棵老枯树,死也绝不任其腐朽,而是宁愿千砍万劈,投进熊熊火焰,尽最后一点光热,这就是我的“正能量”观,就这么轻浅,无需理论诠释。

  但话又说回,这个话题其实并不简单,精英群体最忧心如焚的是国家命运,说白了是向何种体制去?他们不时发表批判性文章,除少数极端“左”或“右”的外,大多数还是希望通过揭示中国当今社会上的种种阴暗面,以期在阳光的照耀下能转化成有魔力的能量球,促进社会进步。所以精英阶层虽多有负面情绪,但最终追求的也还是正面的。至于广大民众,他们的诉求更加直接了当,正如一首歌所唱“只要人人都充满爱,世界就会有美好的明天!”。你在大街上任意拦住一位市民,问他对“正能量”怎么看?”我敢说百分之百都会选择“需要”。但若要去问知识分子,特别是被标榜成“公知”和“大V”们的,那他一定会首先提出一个前提,即“这个正能量为何人何事所用?”  其实“正能量”三字本无过,过度延伸或曲解均不足取。

  有些对现状特别悲观失望者,在他们眼里,中国如此千疮百孔,社会如此败坏,公民道德如此沦丧,中国正在滑向深渊,还奢谈什么“正能量”?但一个社会,一个社区,一个单位,一个家庭,没有正气正义,没有正能量能行吗?就像蕴藏巨大能量的煤深埋于地底下一样,中国的“正能量”也根植于民间。

  每年那些“感动中国”的人物,那些见义勇为者,那些好人好事,有几个是“高大上”所为?(企业家做慈善另论),都是平凡小人物,市井草民做出的义举。如果中国社会没有这些人支撑,中华民族恐怕早就气数已尽。所以,今天,谁是当代中国英雄?我认为“不在庙堂之高,不在江湖之远,也不在学府之深”,而就在足下,在拾荒老人中,在卖菜大妈中,在环卫工人中,在消防队员中……在亿万民众之中。总之我们只是从人的本性中去挖掘“正能量”,这能量不是核弹级的,而是生物级的。

  不往大了说,就说说身边的一点凡人小事吧!  去冬以来我一直在海南陵水县“猫冬”。早就听人说海南风气不好(三亚宰客事件使之声名狼籍),但我亲身感受到的,陵水人就像陵水的阳光一样热情而透明。举几个小例子,一位快递员主动为我们在县邮局订了两份报纸,每周来送三次。为了感谢他我拿出200元做为酬劳,但他拒绝了,说“我们这儿不兴这套!”弄的我倒有点不好意思了。过春节,我们包了个红包给他,也被他拒绝。这个春节,我们在陵水一个红包也没送出去。

  我们还认识了一个纯粹的渔民,管他叫船老大。认识他也是个奇缘,我的一位北京朋友在码头上遇大雨,无处躲避,正好船老大渔船停在旁边,便唤她进去躲雨,并邀她一起吃早饭。先不说吃的是什么,单就卫生条件就足以吓退城里人了。但这位仁姐满不在乎,很爽气的与老大一家共进早餐。从此老大只要一出海,必给她带最好的海鲜。托她的福我们也认识了这位船老大,他每次都把最珍稀的海鲜留给我们,而且死活不肯收钱,后来送他点茶叶和酒,才算摆平这事。

  年除夕我陪先生找县医院胡院长看病,觉得占用了他国家休假日心中十分不落忍,再说过年送瓶酒也是人之常情,谁知院长让护士把酒给退回来了,倒让我们有种做错事的感觉。

  我回北京,陵水至美兰机场的动车票买不到,只好买到文昌,从文昌到海口只能站着,这时一位小伙子立即站起来,把位置让给了我。

  这些虽然都是小事,突显不了社会总体正能量。但让我想起“偷斧子”这个典故:若你斧子丢了,你看周围每个人都像偷斧子的人,一旦找到又看谁也不像。所以,首先端正心态,别看谁都像“偷斧子”的。而是要善于捕捉和感受你身边的善意。跟邻里碰面时打个招呼,路上不小心撞人说声“对不起!”。我就最擅于说“对不起!”,一生受益无穷。对出租司机说声“谢谢”,对环卫工人说声“辛苦了”……你会得到一张张笑脸的回报。

  中国需要“正能量”,你,我,他都能发出正能量。萤火虫的亮光都可以让穷秀才中第,所谓“囊萤映雪”。那我们为啥不能成为一个个微小发光体呢!

 

(本平台获陶斯亮女士独家授权发布连载”陶斯亮公益日记”,转发、转载请注明出处,侵权必究。)

微信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