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注官方微信
爱尔公益日记  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> 爱尔资讯 >> 爱尔公益日记

二论“正能量”

来源:本站 最后更新:2016-06-12 15:47:42 编辑:编辑部门 浏览:775次

(2016年5月26日)

  这几年来,我一直在一个专门救助听障人士的微信平台上,陆续发表一些短文,谈慈善,谈贫困,谈几次公益救助的经历,也偶尔对社会热点问题发表点意见。这个几乎没有什么人关注的平台,向来风平浪静,没想到我新近写的《相信正能量》一篇小文,却产生了外溢效应,居然有人写文章回应我了,让我有点受宠若惊。

  首先,我说的“正能量”既不是“歌颂赞美体制和为公权力洗白辩护”,更不是物理概念上的“能量”。做为一个从事公益慈善事业二十四年之久的人来说,我指的“正能量”是显而易见的,无非就是老百姓的一句大白话而已。我的立场自然是站在弱势群体这边的,因为他们最需要社会的友爱,正气,公平,善心,助人为乐和扶危救困,概括一句话就是需要社会有满满“正能量”!

  我的亲会说:“又来了,物理学上根本不存在所谓能量正负问题,……既便在一般社会生活意义上使用,也完完全全是经不起推敲的……”。

  我是个数理化的低能儿,十个数以内还要捌手指头算,所以我便向“百度”请教能量的定义。在“能量”汉语词汇的基本解释是这样写的:1、物质做功的能力;2、比喻人的活动能力政治能量。在引证解释中引用了艾青诗句“每一粒微尘都有自已的能量”,引用苏晨语“天若假他以年,我知道他的能量还大着呢!”,也举个负面例句“汤建洲大大低估了这条小毒蛇的能量”。

  以上说明,既然能量“能与人所发挥的能力和作用”有关,那么我们就可用正面或负面来评价它,如“正面作用”或“负面作用”, “能力强”或“能力弱”。 “正能量”和“负能量”自然也就可以成立。

  我的亲在文中言道“最开始把能量做正负区别的人,不是极度无知,就是别有用心。” 亲,让我来告诉你始作俑者是谁吧?是网络!我查了下资料,它最初是在2012年“伦敦火炬”传递期间,很多人在微博上发表“点燃正能量,引爆小宇宙” “点燃正能量,运气挡不住”的励志口号,之后迅速窜红,让伦敦火炬成了正能量代言,正能量一词借此在中国走红。它被评为2015年十个网络文明用语,其它还有。“给力,萌萌达,逆袭 ……”以及我一直在用的“亲”。网络正能量词义表达的是“积极的,健康的,催人奋进,给人力量,充满希望的能量”。问问大伙,这有什么不好呢?

  亲又说:“打着正能量的幌子,误导视听,或者意图限制别人的言论自由。”我承认有这样的人,但社会呼唤“正能量”, 呼吁抵制诈骗,暴力,色情,赌博,吸毒,强奸,校院欺凌等等令人发指的行为。老百姓更是期盼有个朗朗乾坤,昭昭日月,世道清明,万世太平的社会,这里反映的是老百姓的民意,可不是能被 “误导误听”了的。

  本文中我一再强调的是“社会”。社会是处于政府和个体民众之间的中间区。本来应该两头小中间大的国家形态才是最佳,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中国的“社会阶层”不仅薄弱而且畸形。世界许多自许为高度民主的国家也不乏有当权者腐败的例子,国家领袖的形象轰然倒塌的也不算少,但这些国家的社会肌体基本未受侵蚀,清廉指数都比中国高。这里除了政府的因素外,中国社会惊人的腐败也是不争的事实。连希拉里在总统竞选演说中都提到“小悦悦事件”,指责中国社会的冷漠无情。所以这个病态的中国社会再也经不起负能量的摧残,必须宏扬“正能量”(对不起,我用的是网络语言)。

  这位亲最后写的一段我表示认同,“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正能量(这说明你实际上也承识了正能量),要尊重每一个人的诉求与表达的权力,尊重不同的立场和不同的观点。”双手赞同!  我对许多“大V”和“公知”都很尊重甚至敬佩,还有些是朋友,所以我在《相信正能量》一文中,提到他们时,明确表达了他们最终目的是为了“促进社会进步”。

  “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一千个人也有一千个正能量”,当我们在保护个体差异的时候,是否还应有一条共同的底线呢? 若非,那何来“普世价值观”呢?

 

 

(本平台获陶斯亮女士独家授权发布连载陶斯亮公益日记,转发、转载请注明出处,侵权必究。)

 

 

 

微信二维码